歡迎光臨
我們一直在努力

【A股加油站】守得雲開見月明——淺談科創板的信息披露

盤點2018年的A股,大盤雖然跌跌不休,各路“奇葩”、“英雄”公司各領風騷,從ST長生的疫苗造假引發的一紙強制退市而未得長生,因連續二十個交易日每日收盤價均低于一元面值而啓動的終止上市程序的中弘股份,盡管2018年的A股市場整體表現低迷,但在對于在資本市場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資深券商老K看來,市場的低迷和震蕩伴隨著重大的制度創新,新機會恰恰孕育其中,他仿佛嗅到了一絲絲重生的味道,這不,2019年伊始,他就全身心地投入了科創板的准備工作。

然而,區別于得心應手的傳統Av天堂,老K對主要分布于高端制造、互聯網和高新科技這三大領域的科技創新企業卻感到難以把握。比如他正輔導的某程序化數據營銷創新公司A,數字化水平高而且擁有海量數據,如何應對科創板更高的信息披露要求,這可真是“老法師遇到了新問題”。老K不由地想起了年前在《上海證券報》上讀到的《試驗探索的深度決定科創板發展高度》一文中對信息披露的洞見,靈機一動,趕緊找到來自該文作者單位的申報會計師小D聊一聊。

在小D看來,滿足此類科技創新企業充分信息披露的要求不僅是保薦機構面臨的挑戰,也同樣困擾著投資者等其他市場參與主體。以A公司爲例,其科創特征十分明顯,即技術驅動變革快、經營成果數字化、信息不對稱程度高。因此,必須從其信息披露的風險特征出發,結合成熟資本市場對創新企業的披露原則,最終形成具體翔實接地氣的信息披露

首當其沖便是財務及運營類指標的披露。不同于傳統企業,就A公司而言,其業務和運營高度數字化的背後,其Av天堂和業務的變現和盈利能力往往取決于運營類指標的能力和背後的洞察及企業的估值,數字時代拼得不是生産線上和倉庫內的實物Av天堂的優劣,拼得是如何利用數字資産去預知和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商機和紅利。中介機構團隊需要去理解管理層如何對其財務和運營指標的數據流做端到端的梳理,明確業務端的數據源、數據運算處理邏輯、數據去向以及財務端數據的抽取、歸集與核算口徑,並在此過程中完成業務端和財務端數據的匹配並對財務處理的恰當性作出明確判斷。

鑒于A公司運營的高度數字化,財務和運營指標數據流經的主要信息系統,如廣告投放排期系統、廣告實時競價ADX引擎、流量反欺詐引擎、財務結算平台等,均需評估其數字化管控成熟度,以確保數據的准確、完整和可靠。

聽了小D的分析,老K深受啓發,他提出證監會曾經非公開發布過《關于網絡遊戲類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信息披露指引》,其中首次提出數據盡職調查的要求,即要求保薦機構和申報會計師應通過大數據分析的技術深入了解發行人業務指標和財務指標的趨勢和匹配性。這也應作爲科創板具備類似特征企業的信息披露參考原則之一。

小D表示非常贊同,並指出在信息披露落地的過程中,依然需要從企業的信息披露的風險特征出發。就A公司而言,數據盡職調查集中體現在對流量反欺詐引擎過濾無效流量能力的評估上。中介機構團隊一方面需要從用戶、終端設備、IPAv天堂、時間分布、地理分布、行爲模式等多個維度對既有的廣告投放原始數據進行分析,推敲業務真實性;另一方面還有必要模擬數字廣告無效流量行爲數據,檢查流量反欺詐引擎是否能夠充分識別並作出過濾,從而獲取對數據披露的充分信心。

談到這裏,老K感覺思路拓展了許多,聯想到A公司掌握海量用戶行爲數據並廣泛應用于營銷Av天堂,不知是否會有潛在的監管合規信息披露“雷區”。小D肯定了老K的想法,指出近年來國家加快立法進程,《廣告法》、《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網絡安全法》和《電子商務法》已陸續生效,《個人信息保護法》也已進入立法規劃。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數據相關的業務開展勢必處于強監管的合規環境,因此中介機構團隊的信息披露工作中,合規盡職調查當爲題中之義。

此時,老K的Av天堂響起,原來是A公司的CEO通知他,公司剛上線一項全新的跨屏精准營銷技術,通過在各種顯示終端上精准定位目標客群,優化投放策略,構建協同營銷效應,希望能夠讓市場充分認識以爭取有利的估值。放下Av天堂,老K顯然已經成竹在胸,對小D說到:“看來,咱們還應該在信息披露工作中增加一項——技術盡職調查,驗驗這項新技術究竟有多先進!”。

贊(30)
分享到: 更多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Av天堂 (必填)
  • 網址